相关文章

无锡锡山警方捣毁注册商标制假窝点 预计将有25人涉案

  法制网讯 记者丁国锋 日前,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在国务院部署的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双打”活动期间,在辖区甘露镇盛祥包装厂内查获了非法印制假冒酒类注册商标窝点。目前,制假印刷厂负责人殷子祥已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其他抓获的同案犯中,2人已被刑事拘留,10人被取保候审。该局经侦大队负责人4月1日向《法制日报》记者独家披露称,随着案件侦破进展,该案涉案人员将最终突破25人,目前部分涉案嫌疑人在逃尚未归案。

  2010年12月31日,由无锡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交办给锡山分局经侦大队案件线索称:锡山区甘露镇盛祥包装厂有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嫌疑,具体经营人为殷子祥。2011年1月1日,犯罪嫌疑人殷子祥即被抓获,并于1月17日被刑事拘留。

  警方向锡山区检察院递交的提请批准逮捕书中说明:殷子祥自2008年至2010年年间,违反商标管理法规定,未经商标持有人许可,擅自接受他人的委托,在锡山区鹅湖镇甘露盛祥纸品加工厂内非法印制假冒的湖北白云边酒业有限公司的白云边注册商标标识的酒包装13.4万只,江苏汤沟两相和酒业有限公司的汤沟注册商标标识的酒包装7.7只,非法获利达20余万元。

  据悉,由于该案尚未正式移送审查起诉,相关数量还没有完全“见底”。而在“双打”活动之外,有关酒水本身制假案件,作为假冒酒类刑事犯罪中重要一环,则由相关地方公安机关另案侦破。具体信息本报将予以密切关注。

  制假者向警方自曝名酒假包装背后一条龙黑幕

  400万盒之巨假冒名酒包装揭示了什么

  法制网记者丁国锋

  得知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破获这样一起假冒酒类注册商标案件,《法制日报》记者独家进行了采访。而该起涉案数达400多万只假包装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向警方的交代,却透露出了此前公众有疑惑,却真实印证的假冒包装“一条龙”操作过程,其中的“黑幕”令人触目惊心。

  印制假包装仅用口头协议

  犯罪嫌疑人殷子祥这样回忆了一个制假交易过程:2010年11月中旬一天下午1点钟左右,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我讲要加工酒包装,叫我到甘露街上街上见面。对方是个男子,自称姓刘,年龄大约50岁左右,是江苏双沟人,经销白酒的。在我的汽车内,他和我讲,他要加工2000套"种子"酒的包装,一套酒盒子是5只的,一个大盒子和4个小盒子,一共就是1万只酒盒子,当时他问我可不可以做的,我讲可以的,然后我们双方就谈价钱,谈好是8.5元一套,然后他就付给了我5000元的定金,等我做好了再一次性付清余款。

  这位自称经销白酒的刘某在和殷子祥的洽谈中,并未提供委托印刷商标的手续,也没有签订任何协议,就是一个口头合同。在得到了一个“种子”酒包装的样品后,殷子祥就在当地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依葫芦画瓢”花了仅仅750元就做了印刷用的菲林片,但在于印制好后,因为刘某对酒盒子质量不满意,认为太软了,要重新做,双方对此产生争执,2000套酒盒子案发前还堆在厂里,一直没有交货。

  在殷子祥与一位自称是连云港灌南县汤沟人“老王”的交易中,则揭示了现金交易的过程。这位曾经让殷子祥印刷过"汤沟"和"稻花香"两种品牌的酒类包装的犯罪嫌疑人,待假冒酒盒做好后,就前后多次将16.6万元货款直接打到农业银行信用卡上。而收到货款以后,殷子祥就通过当地物流配载中心将酒盒子发货到灌南县汤沟镇。交易就此完成。

  各种品牌让人眼花缭乱

  记者在殷子祥的其中一份交代笔录中看到,在短短2、3年内,其所掌管经营的盛祥包装厂前后接到的制假包装业务涉及到了十几家国内知名酒类品牌,包括了“洋河”、“口子窖”、“古井”、“种子”、“稻花香”、“沙河王酒”、“泸州老窖”、“二锅头”、“白云边”、“孔公家酒”、“双沟”、“银剑南”、“郎酒”、“汤沟”,甚至还包括“红太阳”、“文王贡酒”、“秦淮酒”、“毛遂”等江苏人并不熟悉的外省地方品牌。

  而其中最大的一笔假冒酒盒订单来自湖北白云边酒,达100多万只,山东曲阜的孔公家酒,达35万只酒盒子,来自苏北双沟镇双沟村酒业的金苏王酒也达到了28万只。警方向记者透露,现场查获的假冒包装就装了几卡车,该案查证的假冒酒类包装数最终将达400多万只,其数量之巨,一度让办案人员都因怕喝到假酒而不敢随便到酒店等场所消费这些名酒。

  “这些名酒包装,正规印刷价都要在几十元一套,而假冒的仅仅几元到十几元一套,作为假酒黑色产业链的一个环节,单包装就可以赚取如此多的利润,其诱惑力可想而知。”该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向《法制日报》记者分析说,印刷厂家则可以赚取10多元印刷费的20%-30%的利润,由于数量巨大,获利也颇为可观。

  上游制假人员以“化整为零”手段逃避打击

  记者采访中得知,那些联系殷子祥的“上游”不法人员人,大多自称某某名酒的某某地区总代理或销售商,大多是“拎着个皮包和真品包装露面”,没有任何合法的身份证明和委托手续,给警方破案带来了不少困难。

  而案件中有不少“上游”不法人员,系来自酒类原产地甚至是酒厂的不法人员,据殷子祥交代,其中的一笔多达31万只的沙河王酒包装应刷业务单,则是来自安徽沙河王酒厂开发处的杨姓业务员。相关案件要最终查清,则有待这些地方公安机关加大力度予以侦破。

  虽然警方对这些“上游”不法人员查证,目前还存在着不少困难,但该案中揭露出的酒类商标管理的乱象,让人唏嘘不已。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印刷业目前行业本身存在的无序扩张和重复建设,和10多年前相比,不少厂家特别是中小企业存在着“吃不饱”的问题,即使印制假冒名酒包装仅仅1元左右的微薄利润,但过度的恶性竞争早已迫使不少小厂不得不为了生存而“铤而走险”, 其中暴露出的行业发展的种种问题,也有待于政府有关方面加以密切关注和警醒。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由于对假冒商标犯罪的刑事案件追诉的起点较高,一般要达到2万只或案值3万元,警方才会予以立案侦查,而犯罪分子则采用“化整为零”的手段,在不同的制假点分散制假,给公安机关打击带来了现实的困难。

  “或许在销售商、印刷商等酒类制售环节,可以通过实名制公示等方式,以解决目前存在的假酒猖獗问题,同时有关法律法规也应该对案件中的相关问题加以研究完善,并加重对制假人员的刑事处罚力度。”一位法律界人士建议说。